骑行非洲肯尼亚 内罗毕–蒙巴萨

骑到伊斯坦布尔,欧洲进不去,中东战乱,何去何从?南下肯尼亚,7月23日,内罗毕落地,准备骑行非洲,在牛羚生态营地旅馆休息了一段时间,写写文章,更换些自行车配件,等等邮寄来的包裹。

 

2015.08.16

出内罗毕市区,肯尼亚首都,真不容,车多的很,中巴车哐啷哐啷的,还时不时“咳”一声,吐出一阵黑烟。马踏土(当地小巴车)的门经常是开着的,售票员挂在门口,使劲拍着车框,朝站台的乘客大声嚷嚷着。小轿车嗖嗖嗖地从耳边飞过。一路上,有人大声唤我停下,有路人向我挥手,卡车司机按喇叭跟我打招呼,时不时有人向我吹口哨,更多的人是默不作声使劲盯着我看。

出了市区,行人渐渐远去,客车小轿车也越来越少,一路上不断有卡车轰隆隆地从我后边驶过来。肯尼亚国道路比较窄,刚好容得下两辆卡车反向通过,旁边有一条铺得不太平的路,尽管我靠着边骑,离卡车还是很近。

image

马士基做得好大的生意啊!

卡车停靠点,这条路,国道A109,每隔一段就有一个,周围有饭店、旅馆、加油站,但是环境不怎么样,臭烘烘的黑水沟,垃圾到处乱扔。

 

 

 

image

这摩托车都能抬得上去。

路上车子开得比较疯的是除了小巴,就是这种中巴车,总见到他们加速变道超车,这货架上杂七杂八什么都有,有时还放家禽。

中饭吃了道菜,叫“乌佳力”,很洋气的名字。

中饭吃了道菜,叫“乌佳力”,很洋气的名字。

骑到客运站,路边一木头搭建的饭馆儿,门口坐两老头儿,悠闲地抽着烟,我推着车子穿过一扇门帘儿,一股酒香味扑鼻而来,一首慢节奏小曲儿,在耳边滴滴答答的,看了看墙上的菜单,有几道菜不知道是什么,也懒得跟服务员一个一个问,随便点了一个听上去比较霸气的,“乌佳力”,再加一个自己熟知的,鸡蛋饼儿。

那洋玩意儿实际上就一玉米面团儿,第一口下去,后悔了,干巴巴的,难吃死了,还没窝窝头好吃。

image

这是牢房还是卖酒小店儿啊?!

image

骑了74公里,在路边一棚户区扎营,风挺大,不远处有人在焚烧秸秆,躺在帐篷里能闻到烟灰味。

(2015.09.02凌晨,我在坦桑尼亚Horohoro被盗,大量照片已丢失,部分内容需用文字描述)

8月17日

早上起来,喉咙感觉不适,昨晚焚烧的秸秆熏的我够呛。 安娜是这个棚户区的一个家庭主妇,她除了在家带孩子,还在家门口摆个早点摊儿维持生计,她的生意挺好,一大清早的摊位上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人,吃块油饼,倒一杯红豆粥。

吃早饭时,一老头的拖鞋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鞋底用废旧轮胎做的,看上去挺结实,他这鞋子做得太大,头尾翘起的胎皮儿看上去像两大轮船。

 

骑行非洲肯尼亚 内罗毕–蒙巴萨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