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市 卷土重来

09.07 各国使馆探探路

每到一个大城市,我都会跑几个使馆问问签证情况,我之前一直想去欧洲的,但申根签证办不到。

但是我没死心,这不,按着谷歌地图找波兰使馆,使馆没找到,却碰到一歌德学院,门口一拿着报纸的保安告诉我,波兰使馆不在这儿了。

顺着车多的大马路向北,法国使馆就在路边,安保人员帮我问了领事,要有居留证才能申请。

image

保安叫我把车放门口 丢了后果自负

沿着Toure Drive路走,这一带靠海边,很多大使馆都在这儿,越往北车流越少,绕过一道弯儿,路上没人了,天空飘起了雨点子,使馆区安静得像座修道院,南非使馆到了。

image

没居留权不让办签证 请回国办

门口安检完毕,走近花园里一办公房,推门一看,很小的一个厅,好几个申请人坐在沙发上等,墙上挂了些南非民族文化介绍,还有曼德拉的微笑,我坐着等了几分钟,旁边人叫我去签证窗口领个号,我问了下工作人员,南非旅游签证怎么申请,她问我有没有居留,我说没,她让我看窗通知。

没辙儿,离开南非使馆,出门开锁拿车时,使馆保安说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帮我看了五分钟车子。

达市的小路总是弯弯绕,而且有些路段有很多沙子,我走走停停,绕过几个小街小巷,穿过一个贫民窟,终于找到了位于玫瑰花园路的马拉维使馆,三个月的旅游签要100美元,你还真敢要,标准价不是50刀吗?!

2015年9月8日

在达市等家人把挂失的卡寄过来,莫桑比克旅游签证要六个月银行流水。

09.09

巴西领馆的旅游签证条款吓了我一跳,什么居留证、警察局证明、出生证明都要。签证官跟我说那是针对当地人的,你中国护照的例外,你去网上提交申请,开点证明过来,我们会考虑给你签证。

image

老旧签证楼像个监狱

赞比亚使馆,签证处大楼是个四五十年代的老式大楼,前台叫我上一楼,我上去了,整个办公通道大门紧锁,脏得发黑的沙发,布满灰尘的办公桌,我在厅里等了会,下来个签证官,我与他表明来意,他给我一个天大的坏消息,这里最近取消了对中国人发放签证,要签的的话得把护照寄到赞比亚,这得等三周以上。

整个下午在网吧写份重要文件,突然他妈断电了,这结果可想而知,幸好我保存过了,待会来电,打开电脑一看,系统被还原了。

坦桑这边白天经常停电,我原来一直以为,断电对我没什么影响,我不用制冷系统,不洗热水澡,不爱玩儿手机。

09.12

最近几天旅馆一直停水停电,手机没法充电,马桶冲不了水。我决定换到Mikadi海滩营地去住,在轮渡上,一个当地人邀请我去他家里住,他是沙发客成员。

他家不太好找,摩的司机带我走了一段沙地,穿过一条小路才找到他家,他家在坦桑应该算是中产阶级了,他是个医生另外还干着养殖的行当,他说在坦桑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,一般人做好几样生意不用奇怪,在这个国家办任何事情都是用钱说话的,他老婆是个会计,收入比他还高,他有两个儿子,在私人寄宿学校上学,小女儿才两岁,女儿一般由保姆照顾,家里另外还有个佣人。我跟保姆打招呼,她好像不爱说话。image跟他们去了趟海边,邀请我住他家的人叫格林,他记得他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来游泳,80年代时,这里没那么多人,也很少有住宅,现在这里连椰子树都有主人了。

09.13

今天格林和他老婆都不在家,我闲在那儿没事跟保姆烧饭。

image

保姆以为我不会切菜!

 

 

 

 

 

09.18

我昨天认识一个会讲中文的坦桑人,他在达雷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教中文,我下午去听了听他的课,他在上面念一遍中文,学生在下面跟读一遍,这让我想起了我上高中时的英语课。接着是老师问问题,学生回答。然后老师再念,学生继续跟着读。

坦桑最近在举行总统大选,跟当地朋友走在路上,一摩的司机突然冒出来一句“嗨,那个中国人,你知道革命党那帮人是小偷吗?”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