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上路 达市–姆贝雅

2015年10月11日

密林里的马赛村落

马赛族羊圈围挡

马赛族羊圈围挡

下午遇到个马赛人,他帮别人买完药,带我去他部落里看看,我推着车,跟他走进路边的干木树林,这林子跟迷宫样的,地上全是沙,还有牛羊留下的粪便,我小心翼翼地,别让自己的爱车轧着屎,跟着他七绕八绕地,走了好一会儿,连个人影都没看见,他突然挥起棍子,我一惊,以为他要抢我钱呢,他指了指旁边,几头牛正在吃草,他说这牛是他的,这茂密的树林里,这么大的牛,我愣是没看见,又跟他走了会儿,还没看到有人家,过了条沙土路,出现了一羊圈,真是大隐,隐路边啊。

 

再往里走,眼前出现一泥土房,门口的几个马赛族妇女正在聊天儿,羊羔们咩咩咩地叫着,几只鸡在沙土里觅食。我把自行车靠树边,走上前跟她们打招呼,她们是典型的马赛装扮,撕开的大耳洞,手臂上一圈圈的手环,脖子上几串儿珍珠项链。

女主人端来小板凳儿让我坐,她孩子躺在地垫上,没精打采的样子,闭着眼睛,嘴巴微张着,漏出牙齿,任由苍蝇们在他嘴唇上爬,他也毫不理会,妈妈给孩子喂药,我看了看药名,Combiart,是治疟疾用的,每年非洲有不少人死于疟疾,多数是儿童。

带我进村的小伙子进屋舀了杯水喝,见我口渴,女主人灌了瓶水给我,但我发觉那水的颜色不对,是浑的,放在鼻口一闻,一股“樟脑丸”的味道,她们喝这样的水不生病啊!我想。我稍稍抿了一口,实在喝不下去。

那个小孩得了疟疾

那个小孩得了疟疾

这时,一老大娘,点起柴火,在石头灶上,烧了一小锅糊糊,倒给我一杯,锅里的喂孩子。我在想这些马赛人一日三餐吃什么呢,吃点糊糊不管饱吧。

 

 

 

 

我本想在小村里,睡一晚的,看看星星,听听野兽,但是我身上没准备足够的干粮,矿泉水也没有,我想想还是找个借口先离开了,沿着车轮在沙地上留下的印记,再次回到公路,回头看看马赛小村已消失在密林里。

2015年10月13日–10月20日

非洲小孩学功夫

我在莫罗戈罗的一所基督传教组织Youth with a Mission住了几天,这里有不少学生,十三到十五岁的孩子,他们对中国功夫充满了兴趣。

image

鞭腿踢香蕉树

在附近找了几棵香蕉树练习鞭腿,香蕉树比较软光着脚踢上去不会感到疼,我先慢动作示范了几遍,快速提膝、转腰发力、腿甩向目标,然后他们轮流踢。

孩子们喜欢尽量把腿踢得高,好像电影里那样,其实实战里没必要那么花哨。

 

 

image

他们自制了一个沙包

每天下午他们没课在会在水池旁一空地练习,先压腿,他们几个从来没拉过韧带,压个腿直喊酸,尤其是开胯,我叫一个个子小点儿的孩子,站在膝盖上向两边开。我教了他们一些拳法,直拳、摆拳,腿法如正踹,还有之前的鞭腿,还加入泰拳里的膝法,这些动作关键点还是转腰,力量是从腰部发出来的,一开始,他们做出来的动作像在跳舞,转腰和出拳脱节,打出去没力气。学了几天,终于对拳脚有了点概念,打出来的动作有点样子了,做得好的孩子,我奖励他一块巧克力。

他们闲暇之余,总喜欢玩儿一些花哨的动作,比如回旋踢或者跳起来一脚踹出去,都是从那些功夫电影里学来的,他们问我:“你认识李小龙吗?认识成龙吗?认识李连杰吗?”

吃饭的时候,有的孩子问我能不能教他们中文,他们觉得学好了中文能进一步了解功夫,理解中国文化,说不定还能找个中国女朋友,我当然很乐意,他们学中文,我学斯瓦希里语。

我跟其中一个开玩笑:“你可以去达累斯萨拉姆找女友啊,那里中国人多!”

他说:“不,我要去中国找,那里的中国女生更正宗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再次上路 达市–姆贝雅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